两码中特

民族宗教

走進石泉》人口民族 更新時間:2019年2月28日


漢 族

石泉人絕大多數為漢族,歷代定居于此。清代,外省大量移民遷來,亦為漢族。風俗習慣如上所述。

回 族

回族,自民國初期始有少量遷入,多由安康遷來,定居于縣城及池河鎮(農村無),從事飲食行業。掛有“清真”招牌。

衣著,回民崇尚儉樸,不穿艷色,不追求時髦,常戴禮拜帽(白布圓桶,平頂無沿)。

飲食,以“清潔為宜,污濁受禁”。喜養羊,多食牛、羊、雞肉(不養豬,禁食豬肉)。屠宰時,均由“阿訇”下刀,不得自宰。

婚娶,以往只與本民族聯姻。石泉回民人戶少。近親聯姻者較多,但吃過同一乳母乳汁者,即視為同一血緣,不準婚配。舊時,回民婚姻也不自由,要聽從于父母,由阿訇證婚。婚禮按宗教儀式進行,不鳴炮,不奏樂,不拜天地,不拜公婆,也不互拜。解放后,遵照國家《婚姻法》自由戀愛、婚姻自主,已有部分男女青年與漢族人結婚。

喪葬,死亡稱“無常”,死者稱“亡人”。喪事講究清靜、肅穆,不奏哀樂,不放鞭炮,走路、說話輕聲,忌“驚喪”。回族歷來土葬,入土為安,并講究速葬、薄葬,3日內埋人。亡人不穿老衣,而用白布裹身,兩頭扎緊,外套“該迷速”(過膝鉆洞外衣)。男者蓋遮臉布,女者戴帽和手套。將“買提”(亡人的稱呼)裝入“金匣”,抬至清真寺內。靈堂簡樸。阿訇帶領其親友及眾“穆斯林”站“者拉子”。阿訇念經祈禱。墓穴掘為“直坑”或“偏堂”,用石木修造(不用磚瓦、石灰、水泥等人工煅燒材料),將買提安葬,覆以泥沙。婦女不送葬。親友吊唁時,送清油、面粉等,送熟食稱為“油香”。

姓氏,回族姓氏多與漢族不同(僅馬、劉等少數同)。石泉回族居民姓氏有答、海、哈、拜等。

宗教信仰

古代,石泉佛、道二教盛行,寺廟多。續恢復或重建。康熙年間,縣城有禹王宮、明末清初時,多為兵燹所毀。清代時,又陸龍華寺(住有僧會司)、城隍廟、關圣廟、馬王廟、水府廟、土地祠等。分布于各地的有:天池寺、云門寺、梧桐寺、華嚴寺、偏橋寺、鎮江寺、望江寺、羅漢寺、朝陽寺、甘泉寺、柳溪寺、策竹寺、回龍寺、東岳廟、五瘟廟、火星廟、藥王廟、三清廟、川主廟、古源庵、朝河庵、湘子庵、松華庵、玄武殿、玉皇閣、文昌閣等。道光以后,又建有石佛寺、平定寺、觀音寺、禪林寺、蒿平寺、千佛洞、火神廟、龍神廟、娘娘廟、財神廟、玉皇廟、三官廟、百神廟、雙廟子、白馬廟、泗王廟、關帝廟、大王廟、祖師殿、雷神殿、天臺觀、娘娘觀。民國時期未曾興建寺廟。舊廟尚能保存,香火不斷,少數已漸次破敗。

佛 教

佛教自東漢傳人中國以后,逐漸傳入石泉,歷代有所發展,到明、清兩代最為盛行。民國時,部分大廟每年定期舉辦廟會,朝山進香,求神拜佛者甚多。解放后,有的寺廟改建為學校,有的已成廢墟。現今和尚都已老死,佛教不復存在。

道 教

舊時,石泉曾設有道會司,管理全縣道教事務。石泉道教與佛教同時盛行,除在廟內念經修行外,還應施主邀請,去做道場。也有不出家的俗家道士,稱為火居道士,以做道場法事為業。解放后,道士變為農民,多已老死。現僅有原漢陰鐵瓦殿道士1人,住天臺觀。

伊斯蘭教

伊斯蘭教,石泉習稱回教或清真教。民國初期傳人石泉。十五年(1926),由安康籍阿訇馬登云主持,在縣城修建了清真寺,有房屋12間,每天禮拜,“朝五番”。每周星期五聚禮一次,稱為“主麻日”。每年3次會禮,有“開齋節”、“古爾邦節”、“爾德節”。每年教歷九月,封齋1個月(白天禁食,夜間l餐)。還有“圣紀節”,紀念真主穆罕默德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宗教活動停止。十年動亂結束后,恢復宗教活動。縣城居民中有穆斯林(伊斯蘭教信徒)300余人。經常去清真寺過宗教生活的有10余人,多為老年。

基督教

清光緒十七年(1891),基督教開始傳入石泉。最先是羅神甫在漢陽坪一帶傳教。石泉藕溪溝有羅、朱、胡3家族。羅、朱二姓居民入了教。光緒十九年(1893),教徒朱心明獻地2畝,意大利神甫畢雅敬主持修建藕溪溝天主堂。光緒二十四年(1896)德國神甫魏崇禮司鐸,在縣城胡家巷購買民房作臨時教堂,進行傳教活動,又在后柳黑溝河、石磨母豬埡購置田地,分設活動點,發展教徒1000余人。石泉教務,屬漢中教區管理。每年由漢中派遣神甫,來石泉兩處天主堂督導教務活動。民國十七年(1928)始歸安康教區管理。二十年(1931)十月,縣城胡家巷天主堂修建完工,有房屋20余間,設有男、女兩教會學校及保赤院、施藥所等。安康教區主教蘇輯伍(意大利人)等一行3人來石泉主持圣堂落成典禮。第二次世界大戰時。世界各國開展反法西斯斗爭,對德、意、日軸心國人,同仇敵愾。三十一年(1942),石泉發動了一次由學校師生及民眾組織起來的反法西斯運動。群眾沖入教堂,要抓彭神甫(意大利人),經縣政府阻止,群眾才撤離教堂。彭神甫逃離石泉后,安康派皇世明(中國人)神甫接替。1949~1952年,由神甫王崇道、龔舉安分別主持胡家巷及藕溪溝兩天主堂教務。土地改革時,藕溪溝只保留經堂;胡家巷保留經堂及神職人員住房6間,其余田地房屋沒收,分給當地農民。王崇道等由政府安置在縣醫院工作。龔舉安回安康,宗教活動中止。60年代初期,縣城胡家巷天主堂又恢復禮拜活動,到教堂作禮拜的教徒有50余人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間,“紅衛兵”破四舊,砸毀經堂部分設施,揪斗神甫王崇道、李鎮東(原漢陰天主堂神甫,后調石泉縣醫院任醫師),戴高帽子游街。十年動亂結束后,縣人民政府給王、李二神甫恢復宗教信仰自由。現教堂仍屬公房,住戶未遷出,至今尚無教務活動。

福 音 堂

民國十八年(1929)八月,有英國籍牧師傳經,在縣城西街租民房9間,設堂傳教,發展教徒400余人。后因信教者漸次減少,未修建正式教堂。牧師離去,教務活動終止。

 

两码中特 买时时彩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lm0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新时时彩一星稳赚技巧 叶汉233投注法怎么打 幸运飞艇5码定位胆技巧 快速时时的套路 菲律宾极速时时开奖 二八杠十三字口诀